Menu

大方復治 國藥經典

2018-07-19

大方歷史悠久,在中醫四大經典和歷代名醫著作中都有記載。大方為中醫“七方”之一,最先源于《黃帝內經》,《素問·至真要大論曰:“治有緩急,方有大小…奇之不去則偶之,是謂重方”。醫圣張仲景始創了第一個臨床應用大方——21味藥組成的薯蕷丸;藥王孫思邈在《備急千金要方》中提出“病輕用藥須少,病重用藥即多”;明末清初著名醫家俞嘉言主張“大病須用大藥”……總之,歷代醫家在使用大方上,相同點是對于大病、重病和難治之病都主張用大方。

大方多用于治療疑難和復雜疾病。這些疾病一般都具有“多證相兼、多病同患”的難治特性。大方對此采取的是打破常規,通過“集數方為一方,合數法為一法”的遣藥處方辦法,針對復雜病因病機,治法上多方著手,藥物配伍上主次兼顧,從而提高了方劑的療效和適應范圍。對于復雜性疾病尤其是慢性疾病治療方面,常規處方很難取效或起效很慢時,“大方復治”具有一定的優勢和良好效果。

大方決不是雜亂無章的藥物堆砌,它是建立在對藥性、藥效有深入理解,并對病機有整體把握的基礎上,有嚴謹的理、法、方、藥構思,而大成的精妙的處方配伍,非大醫難以掌握和駕馭。歷史上傳承下來有很多大方,如張仲景在《傷寒論》和《金匱要略》中介紹了30多個合方的方法,其中最大的一個合方用藥多達31味;《千金方》中記載了88個大方;《局方》中收錄有很多三四十味甚至五六十味藥的處方;近代京城名醫施今墨擅用大方,為之贏得了“雍容華貴”的中醫界美譽;當代國醫大師裘沛然,治療某些病機表現為氣血同病、虛實夾雜、病邪深痼的病證時,常運用大方復治的方法以收到出奇制勝的療效。

目前,我國中藥領域有不少“王牌藥”都是大方成藥,如“溫病三寶”安宮牛黃丸、紫雪丹、至寶丹;風寒濕痹名藥大活絡丸(50味)、壯骨藥酒(130味)、國公酒(32味);中風偏癱名藥再造丸(58味)、藏藥七十味珍珠丸等。正是因為療效顯著,它們享譽百年,歷久不衰,成為了深入人心的國藥經典。


× 掃一掃,關注我們